• <rp id="om2u9"></rp>
    <li id="om2u9"><object id="om2u9"></object></li>
    <button id="om2u9"><object id="om2u9"></object></button>
    <tbody id="om2u9"></tbody>
    <li id="om2u9"><acronym id="om2u9"></acronym></li>

    <th id="om2u9"></th>

      法治時評

      溫馨提示

      侯昌林律師
         13176419589

         請專業的人做本人不擅長的事,往往事半功倍。當事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后,其親屬有能力的應盡力聘請專業刑事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1.聽信所謂的“能人”以“撈人”為誘餌詐騙你的錢財,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沒尊嚴。

                 2.聘請專業的刑事律師并在其幫助下依法維權、有效.....查看全部

        掃二維碼添加侯律師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師電子名片

      點擊排行

      為非法拆遷進行的限期拆除不具有合法性

      濟南刑事律師網摘】 關鍵詞:抗拆遷,非法拆遷,合法性

        7月3日凌晨2點左右,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區小李莊項目指揮部組織工作人員50余人進村,目標是強拆王恩忠的房屋。拆除中,王恩忠兒子王某,一個當地建設系統工作人員,開著自家豐田車向指揮部工作人員聚集方向撞去,指揮部的胡華東,區衛生局辦公室主任,躲閃不及,當場身亡。
        一年之前,當地市委書記曾經到這里現場調研,對郾城區“政府主導、市場運作、凈地出讓、律師參與”的做法給予充分肯定。各地紛紛來學習取經。這一極端事件,讓我們得以揭開幕后:這個項目中,多次出現黑惡暴力事件,與此同時,最高人民法院以下,多級法院均判定該項目的強拆行為違法。(參見呦呦鹿鳴《“撞擊之夜”前傳》)
        那么,法律去哪了?這個項目中,被放在戰略位置的“律師參與”,為什么沒有起到作用,以至于步入今天幾無轉圜余地的境地?
        我很好奇。
        北京法律界,有兩位大咖分別告訴我說:漯河市郾城區,專門從北京邀請了一個律師前去負責策劃,操盤法律策略和訴訟行動。這個項目是如此顯目和眾人周知,以至于我打開電話通訊錄圈內隨機選人詢問,就獲得了答案。
        首都的大律師,來到了漯河,當然是要大干一番。而且,他也確實出手不凡,比如,這兩招:
        第一、以村民沒有辦理規劃許可證為理由,認定村民的房子是違法建筑,強拆;第二、讓村委會開一個村民代表會議,會議決定將不配合拆遷戶的土地收回,不收回就強拆。被起訴后,就說是村委會干的。
        既穩準狠,又如狐貍般滑溜,妥妥的套路。特別是第一招,因為原來集體土地上的房子是農民自己建的,之前的基層政府,本來就對農民房很少發《規劃許可證》,所以,它幾乎就是農民的“七寸”,一打一個準。
        手握這兩個諸葛錦囊,強拆往往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什么叫做策劃?這就叫做策劃,運籌于帷幄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
        即便作為吃瓜群眾,我初看到基于這個思路的各種通知時,也不禁心生寒意:有殺氣。這個項目中活躍的“口罩男”群體,攻擊成性,相比之下,也不過小兒科的匹夫之勇:
        萬萬沒想到,2017年11月27日,一份來自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判決書((2017)豫行終2450號),斜刺里殺出。
        這份判決書的事實部分很簡單:2016年11月17日,開封蘭考縣,有一個叫做楊付居的人,被縣政府組織人強拆了房子。他起訴,請求法院確認強拆違法。
        其實我非常難理解這位原告的起訴心態,在當時那種環境下,這種地方上的起訴幾乎是必輸無疑。先是開封中院一審判決,提供了第一個“意外”:蘭考縣政府未依法作出行政決定,而是僅作出限期拆除通知書,未提供向當事人依法送達書面催告書的相關證據,剝奪了楊付居的陳述權和申辯權;蘭考縣政府未依法將強制拆除違法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的內容予以公告。綜上,蘭考縣政府強拆行為違法。
        這個判決含著勇氣。如同先鋒。
        縣政府不服,上訴。于是,輪到了河南省高院法官,2017年11月27日,他們,寫出以下這段“本院認為”:
        “本院認為,一審原告系農村村民,其在本村集體土地上建有房屋,并辦理了集體土地使用權證,蘭考縣政府在土地征收及城中村改造過程中,因拆除一審原告的上述房屋而發生本案的行政強制爭議。蘭考縣政府以一審原告沒有辦理規劃手續、土地證缺乏檔案等理由,認定一審原告的房屋屬于違法建筑,其稱在下發限期拆除決定、限期拆除通知、強制拆除公告等法律文書后,對涉案的違法建筑物進行了拆除,但一審原告持相反意見,其認為強制拆除的根本原因不是違法建設,而是由于其未與蘭考縣政府達成安置補償協議,蘭考縣政府因而依據非法理由、強制推行征收實施工作所致。對此,由于農村發展程度及行政管理的實際情況等,農村集體土地上房屋普遍存在著只有部分建設手續甚至完全缺乏建設手續的情況,這是一種客觀現實,不是農村居民能夠克服和解決的,其不存在過錯,相反,這種管理現狀在很大程度上是行政機關造成的。蘭考縣政府推進征收實施工作,已與大部分村民簽訂補償協議,因本案一審原告沒有簽訂補償協議,蘭考縣政府便不遵循法定的組織實施程序,而徑行將涉案房屋認定為違法建筑并強制拆除,其執法目的不是為了嚴格農村土地的管理使用,而是為了避開法定的組織實施程序、加快拆除進程,屬于濫用職權,其所稱據此作出的限期拆除決定、限期拆除通知、強制拆除公告等法律文書,本院均不予認可,也不能成為本案被訴的強制拆除行為的依據。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
        ——(2017)豫行終2450號判決書
        這是一段“人話”,也是一把庖丁解牛的剔骨刀:它清晰地點出:蘭考縣政府種種看似合法的行為,即便包裝了各種法律文書,也是為了避開法定程序而濫用職權。
        法官打了一個阻擊戰。
        我一直相信,法律,本乎天理人情,法律的生命,既在于邏輯,也在于經驗。一個好的法官,會換位思考,設身處地,在社會中使用自己的自由裁量權,讓法律顯現它蓬勃的生命力。我們今天看到的這段“本院認為”,閃耀著人性和法理的光芒,它在堆積如山的判決書中,非常少見,像鳳凰羽毛一樣珍貴。因此,我要在呦呦鹿鳴中認真記下這三位法官的名字,并希望大家也能記住他們:
        審 判 長  王 松
        審 判 員  張萬里
        代理審判員  崔傳軍
        我一直相信,法律的本義,是抑暴扶弱,以助公平,定紛止爭。它應該尊重習慣合乎常識,使得人們難以觸犯,而不是刻意編制網絡,使得人人處于“違法”狀態,隨時可以“被收拾”。農民在宅基地上建房,沒有像城市開發商一樣取得規劃許可證就是違法,房子就可以被強拆,這就是刻意編織,可以說是一種“套路法”(這個詞是我第一次用,套用了“套路貸”)
        法官,是站在法治大河源頭的人,法官腐朽了,整條大河就污染了;法官清澈了,整條大河也就保有了自凈的機會。
        到2018年,漯河郾城區仍然準備故技重施,使用了“沒有規劃許可證”這招,使用對象是郾城區五里廟的被拆遷戶高次民等人,不過,2018年10月30日,縣一級的臨潁縣法院,也寫出了一段“本院認為”:
        “本院認為,結合當地農村發展程度及行政管理的實際情況,村民在村集體土地上建設房屋普遍存在著只有部分建設手續或者完全缺乏建設手續的客觀現實情況,之所以存在此狀況是由于社會發展和政府管理方面的綜合原因造成的,不是農民居民能夠克服和解決的問題,原告對此本身不存在過錯。因此,被告僅以原告建設房屋未辦理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即認定為違法建設五,不符合客觀實際,被告強制拆除原告的房屋事實依據不足,依法應當認定違法?!?/div>
        ——(2018)豫1122行初27號判決書
        被告郾城區城鄉建設局敗訴。對照這個“本院認為”和前述省高院的“本院認為”,會發現驚人的一致性。顯然,省高院的判決書出來之后,在河南省范圍內,出現了示范效應。中國并非英美法系的判例法國家,而是大陸法系的國家,但這并不等于判例得不到尊重,尤其是當一個勇氣和說理藝術兼具的判例出現的時候。
        我們可以在這里看到兩批法官跨越年度的遙相致意。這是專屬于司法的默契。一些人的歪主意,也就沒有了用武之地。
        而且,2018年8月3日強拆,法院在10月30日就作出了判決書。刨去立案、送達、排期、開庭等時間,這個行動力,同樣很少見。
        同樣的,讓我們也記住這幾位法官:
        審判長  楊少武
        審判員  李小梁
        審判員  王青民
        這個案件,幫助原告勝訴的代理律師也來自北京,是振邦律師事務所的鄒伙發??梢?,一個真正的好律師,善于化解矛盾,而不是善于制造矛盾。有的人說,讓村民接受強拆,豈不是更沒有矛盾嗎?當然不是。不公平的事件一旦堆積,就會積累民怨,當民眾日漸失去對法律的信念,乃至于根本不愿意討論法律和審判,那么,他們必將陸續退回森林法則,秩序將由此崩潰。而秩序一旦失去,吃虧的將是所有人,正如小李莊那輛撞向人群的豐田車,直接帶來血濺五步的死亡,即便雙方原本都是體制內的人。也在小李莊,即便當地黑惡勢力橫行,多數村民仍然通過法律程序維護權益,一直找到最高人民法院,他們,大多沒有與黑惡勢力形成直接沖突,保持了溫和的堅忍。(具體事實參見呦呦鹿鳴《“撞擊之夜”前傳》)
        正如洛克所說,“在一切能夠接受法律支配的人類的狀態中,哪里沒有法律,那里就沒有自由?!比绻扇毕?,那么我們希望,它不要缺席太久。
        還有更多的類似判決書,是在我視野之外的,但我相信它們就在那里。在此之外,我還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判決書文庫中,發現了一批確認郾城區強拆違法的裁定書。也就是說,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們,也出手了。
        這場阻擊戰,從最高人民法院到省高院,到中院,到基層法院,不約而同,全部參與,沒有刀光血影,也并不為公眾所知,沒有鞭炮齊鳴,沒人表彰,默默無聞,一些判決書在我看到之前,當事人之外的閱讀量是0。但是,我在這里看到的,是蕩氣回腸,是俠肝義膽,是堅守法律的真諦,也是高超的司法藝術。
        中國一直有判牘傳統,相信,未來會有越來越多這樣的好判決出現。還記得在《理想再溫和,也是理想》一文中嗎?我曾經說,當年,我放棄了一直以來想當一個法官的夢想,臨門一腳之際轉了行,因為我很擔心自己當了法官后會被摁在地上反復摩擦?,F實永遠是粗糲的,我們當然會被反復摩擦,不過,這并不妨礙,我們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一點點空間,點燃一些什么,透出一絲光亮來。
      本頁地址:http://www.ssc984.cn/List.asp?C-1-5787.html

        侯昌林律師聯系方式

         電話:13176419589

        微信號:Hou13176419589

        郵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濟南市順河街銀座晶都國際2號樓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