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om2u9"></rp>
    <li id="om2u9"><object id="om2u9"></object></li>
    <button id="om2u9"><object id="om2u9"></object></button>
    <tbody id="om2u9"></tbody>
    <li id="om2u9"><acronym id="om2u9"></acronym></li>

    <th id="om2u9"></th>

      刑事案例精選

      溫馨提示

      侯昌林律師
         13176419589

         請專業的人做本人不擅長的事,往往事半功倍。當事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后,其親屬有能力的應盡力聘請專業刑事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1.聽信所謂的“能人”以“撈人”為誘餌詐騙你的錢財,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沒尊嚴。

                 2.聘請專業的刑事律師并在其幫助下依法維權、有效.....查看全部

        掃二維碼添加侯律師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師電子名片

      點擊排行

      第一次訊問時被害人在場被控盜竊再審終判無罪

      濟南刑事律師網摘】 關鍵詞:盜竊罪,無罪辯護
        當事人信息
        原公訴機關遼寧省沈陽市沈河區人民檢察院。
        原審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胡濱,男,1963年4月1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無職業現服刑于遼寧省盤錦監獄。
        原審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馬宏旭,女,1989年8月1日出生,回族,初中文化,無職業,現服刑于遼寧省女子監獄。
        審理經過
        遼寧省沈陽市沈河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胡濱犯盜竊罪、招搖撞騙罪、被告人馬宏旭犯盜竊罪一案,遼寧省沈陽市沈河區人民法院于2012年9月7日作出(2012)沈河刑初字第321號刑事判決,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3月22日作出(2013)沈刑二終字第23號刑事裁定。
        上述裁判發生法律效力后,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4年5月22日作出(2014)遼刑監字第43號再審決定書,指令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本案進行再審。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5年5月11日作出(2014)沈審刑終再字第5號刑事裁定,維持原審判決、裁定。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14日作出(2016)遼刑申193號再審決定書,指令本院再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8年2月1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遼寧省鐵嶺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員孫超出庭履行職務,原審上訴人胡濱及其辯護人鄒廣杰、原審上訴人馬宏旭及其辯護人胡曉達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法院查明
        原判認定:
        1.2011年4月左右,被告人胡濱冒充其是沈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隊長與被害人費穎、馬宏旭相識,取得他們的信任后,被告人胡濱謊稱能幫助費穎、馬宏旭辦事,騙取費穎的衣物及馬宏旭的一副眼鏡。被騙物品經評估價值人民幣6,638元。案發后,部分涉案贓物依法被公安機關追繳并返還被害人。
        2.被告人胡濱伙同被告人馬宏旭經預謀后,于2011年4、5月,先后兩次盜竊被害人費穎存放在位于沈陽市沈河區東順城街68號263室庫房的香港爵麗牌裙裝284套、底褲63條。經評估,被盜物品價值人民幣93,769.60元。
        原審法院以被告人胡濱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犯招搖撞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總和刑期為有期徒刑十年八個月,按數罪并罰原則,決定執行的刑期為有期徒刑十年四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以被告人馬宏旭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
        胡濱、馬宏旭的上訴被駁回。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維持原審判決、裁定。
        本院查明
        本院再審查明:2011年4月左右,被告人胡濱冒充其是沈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隊長與被害人費穎、馬宏旭相識,取得他們的信任后,被告人胡濱謊稱能幫助費穎、馬宏旭辦事,騙取費穎的衣物及馬宏旭的一副眼鏡。被騙物品經評估價值人民幣6,638元。案發后,部分涉案贓物依法被公安機關追繳并返還被害人。
        本院認為
        本院再審認為:原審判決、裁定認定原審上訴人胡濱犯招搖撞騙罪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量刑適當;認定原審上訴人胡濱、馬宏旭實施盜竊犯罪的證據不充分。
        公安機關未搜查到贓物及贓款去向;原審上訴人胡濱從未供述過盜竊事實;因被害人的倉庫鑰匙有多把,不能排除其他人作案的可能;被害人與二原審上訴人之間存在感情糾葛,且原審上訴人馬宏旭在第一次供述盜竊犯罪時被害人始終在場,不能排除其供述受到干擾的可能;同時,全案除了原審上訴人馬宏旭的供述外無任何其它直接、客觀證據證實二原審上訴人實施了盜竊行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五十三條規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沒有其他證據的,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罰?!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八十三條規定,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辯解存在反復,庭審中不供認,且無其他證據與庭前供述印證的,不得采信其庭前供述。
        原審上訴人馬宏旭曾經做過詳細的有罪供述,但是在其被羈押到看守所后便翻供,庭審中亦不供認,全案也沒有其它客觀證據印證其有罪供述,因此,對原審上訴人馬宏旭的有罪供述不應采信,更不應僅以該供述作為定罪依據。
        綜上,原審判決、裁定認定原審上訴人胡濱、馬宏旭犯盜竊罪的證據不充分、證據之間不能相互印證、無法形成完整的證明體系,故不能認定二原審上訴人的盜竊犯罪事實。
        因此,原審上訴人胡濱、馬宏旭不構成盜竊罪。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五條(一)、(三)項、第二百四十五條規定,判決如下:
        再審裁判結果
        一、維持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沈刑二終字第23號刑事裁定及遼寧省沈陽市沈河區人民法院(2012)沈河刑初字第321號刑事判決中對被告人胡濱犯招搖撞騙罪的定罪和量刑部分,即被告人胡濱犯招搖撞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
       ?。ㄐ唐趶呐袥Q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5月25日起至2012年1月24日止。)
        二、撤銷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沈刑二終字第23號刑事裁定及遼寧省沈陽市沈河區人民法院(2012)沈河刑初字第321號刑事判決中對被告人胡濱犯盜竊罪的定罪和量刑部分及數罪并罰部分、對被告人馬宏旭犯盜竊罪的定罪和量刑部分,即被告人胡濱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總和刑期為有期徒刑十年八個月,按數罪并罰原則,決定執行的刑期為有期徒刑十年四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被告人馬宏旭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
        三、被告人馬宏旭無罪。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人員
        審判長袁振堯
        審判員劉奇
        審判員李喜巖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八年五月三日
        書記員
        書記員宋曄
      本頁地址:http://www.ssc984.cn/List.asp?C-1-5772.html

        侯昌林律師聯系方式

         電話:13176419589

        微信號:Hou13176419589

        郵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濟南市順河街銀座晶都國際2號樓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