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om2u9"></rp>
    <li id="om2u9"><object id="om2u9"></object></li>
    <button id="om2u9"><object id="om2u9"></object></button>
    <tbody id="om2u9"></tbody>
    <li id="om2u9"><acronym id="om2u9"></acronym></li>

    <th id="om2u9"></th>

      法治時評

      溫馨提示

      侯昌林律師
         13176419589

         請專業的人做本人不擅長的事,往往事半功倍。當事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后,其親屬有能力的應盡力聘請專業刑事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1.聽信所謂的“能人”以“撈人”為誘餌詐騙你的錢財,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沒尊嚴。

                 2.聘請專業的刑事律師并在其幫助下依法維權、有效.....查看全部

        掃二維碼添加侯律師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師電子名片

      點擊排行

      涉黑案件的辯護工作步入絕境了嗎

      濟南刑事律師網摘】 關鍵詞:黑社會,掃黑除惡,組織、領導、參與黑社會性質組織罪
        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已經接近半程,據公安部通報的數據,僅2018年,全國公安機關共打掉涉黑組織1292個、惡勢力犯罪集團5593個,破獲各類刑事案件79270起。
        在這成千上萬的黑惡案件中,有沒有冤案?我們不得而知。我們能看到的,是有很多的家屬在喊“我們不是黑社會”;我們能看到的,是公開報道中沒有一起因律師辯護去掉了涉黑罪名。
        看一下去年影響比較大的三起案件:阜陽呂氏兄弟涉黑案、福清林氏父子涉黑案、呂梁張志雄涉黑案。
        阜陽呂氏兄弟涉黑案,二審開庭,直接省略了舉證質證,在發問環節后直接進入了法庭辯論階段。二審結果,第一被告人去掉5年,第二被告去掉了2年,有三名被告人從涉黑成員中去掉。雖然結果一般,但這是目前所知的掃黑除惡以來唯一的一次二審開庭了,除這個案件外,其它二審全直接不開庭維持原判。
        呂梁張志雄案,自2018年3月26日一審宣判,二審拖了整整一年,期間法官多次跟辯護律師溝通開庭時間,但在2019年4月2日,二審突然決定要書面審理,在不通知律師的情況下,直接裁定維持原判。
        福清林氏父子案,檢察院審查起訴時間不到7天,庭審連續31天,任你怎么辯護,不認罪的全部重判,二審更是草草了事,好一個早審快判!
        上述三個案件,家屬可謂堅強中的堅強,律師陣容不可謂不夠強大。而且這三個案件都是律師們從眾多案件中精挑出來的認為足夠冤枉的典型。但辯護結果可見一斑。其它律師參與的涉黑案件,偶然見到的那些想憑個人影響力和能力幫當事人摘掉涉黑帽子的律師,更沒見一例成功。
        只能說,這輪掃黑除惡太殘酷了。
        以至于,有的律師干脆不接涉黑惡案件。
        徐昕教授:
        這一輪打黑運動太殘酷,去年以來我至少推掉了30起,很多可以提供高額律師費,但解決不了的案件,我的原則是,不接。
        有的律師接了又推掉。
        朱明勇律師:
        掃黑除惡以來,找我的基本全是涉黑惡的案件,我基本也全部推掉了。但是有老同志建議我還是要在這場偉大的專項斗爭(后來標語都叫人民戰爭)中要留下辯護律師的聲音 我才接了一兩個,但是倍感無力,所以昨天又退了一個 。
        因為他通過觀察感覺到,理論上講只要定了你涉黑,如無非常之情況,想脫黑不是難于上青天,而是絕無可能!他認為刑事辯護不同于任何商業生意,對于涉及人的生命自由的事情,辯護人的工作某種意義上就是拯救,當我們發現可能無力拯救時,或者感覺緣分不夠時,應當選擇退出。
        周澤律師也感無力:
        近兩年,請托我辯護的涉黑案件,不下十個,我只接了一個檢察院抗訴、被告人也上訴的二審案件。就是這個案件,我推薦多位律師參與,開了若干次庭前會議,律師們提出了一堆問題,檢察院撤回抗訴了;以前還貌似想要公正審判并通知了開庭時間的法庭,突然通知延期開庭,而后又通知不開庭了,最后書面審無視該案存在的諸多問題維持了原判。
        他甚至認為在涉黑案件中名律師作用也非常小,“我讓來訪者不要迷信我這樣的所謂名律師。律師有名,案件就多,就很難做到每個案件都用足功夫去做。我每年接四五個案件,就已經焦頭爛額了,可能很多名律師比我接的案件都多得多,還要四處講課啥的,哪有多少時間辦案件。而且,一個律師再有名,在這樣幾十個當事人的案件中,就算再敢說話,聲音也是微弱的,作用非常小?!?/div>
        筆者認為,以上三律師的看法,代表了中國一些律師的聲音。這些律師,不是靠忽悠,接案子是以解決案子為導向,不是以收費多少為標準。當他們都感到無力時,說明涉黑案件的辯護真出問題了。難道涉黑案件的辯護真的陷入了絕境?
        應該看到,一旦被定為”黑老大“,是根本沒有退路的,25年加沒收全部個人財產基本是標配。那些不冤的,就老老實實認罪,以圖寬大處理;真是冤的,自己不會認命服輸,自認倒霉。
        筆者認為,蒙冤,就必須辯護,通過家屬的頑強申冤,更過律師有力的辯護,可能摘不掉黑社會的帽子,但最起碼會有三方面的作用。第一,讓周圍的人知道你不是黑社會,這是辯護的社會效果;第二,為將來的申訴打好了基礎,從整個申冤過程來看,這是整個申冤過程中的基礎作用;第三,在量刑和保衛財產方面會起一些作用。朱明勇律師說的”絕無可能“指的是去掉涉黑罪名而言。
        筆者言,即便陷入了絕境,身在囹圄的蒙冤當事人和家屬也只能相信法律,相信世上還有講理的地方,要相信掃黑也應當依法進行。
        在選擇律師上,如果還相信那些紅頂律師、忽悠律師,那可能會更慘,會血本無歸。
        當前情況下,也不能迷信名律師,如果哪個人還認為憑一己之力能給你解決問題,那不是你太天真了,就是這律師太自大了。
        選擇那些敢辯、能辯的律師組成一個團隊是你唯一的選擇,團隊整體的戰斗力會放大每個人的作用,團隊也會給律師分化風險。
        錢多,可以多請幾個名律師組團給你辯護,錢少,就請那些年經有沖勁的律師,去沖一沖,有些效果也未可知。
        當然,當下環境,找一支過硬的團隊也很難。
      本頁地址:http://www.ssc984.cn/List.asp?C-1-5731.html

        侯昌林律師聯系方式

         電話:13176419589

        微信號:Hou13176419589

        郵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濟南市順河街銀座晶都國際2號樓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