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om2u9"></rp>
    <li id="om2u9"><object id="om2u9"></object></li>
    <button id="om2u9"><object id="om2u9"></object></button>
    <tbody id="om2u9"></tbody>
    <li id="om2u9"><acronym id="om2u9"></acronym></li>

    <th id="om2u9"></th>

      法治時評

      溫馨提示

      侯昌林律師
         13176419589

         請專業的人做本人不擅長的事,往往事半功倍。當事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后,其親屬有能力的應盡力聘請專業刑事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1.聽信所謂的“能人”以“撈人”為誘餌詐騙你的錢財,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沒尊嚴。

                 2.聘請專業的刑事律師并在其幫助下依法維權、有效.....查看全部

        掃二維碼添加侯律師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師電子名片

      點擊排行

      刑事訴訟中實體權利應當通過正當程序實現和保障

      濟南刑事律師網摘】 關鍵詞:0
        我們現在已經逐步確立了程序獨立價值的觀念,而且也強調實體權力要通過正當程序去實現和保障。但是,從兩者關系的角度來看,在整個刑事訴訟過程中,程序和證據最終服務于實體,服務于查明涉案事實,證明或者排除犯罪,這恐怕還是主流思想。
        比如人們曾經討論過一些重大案件,就涉及到這樣的問題。個別惡性案件證明被告人實施殺人行為的證據極弱,口供存在矛盾,間接證據不能形成鎖鏈,甚至存在連續審訊等問題。
        對于這樣一類案件,就要從兩個層面上去考慮。重大惡性案件社會上的反響確實很大,我們要通過司法追訴和裁決,對社會有所“交待”,這是其一。
        其二,是我們應當如何“交待”?
        一種“交待”方式是,從法律的意義上講,我們至今還沒有發現真正的犯罪人——以證據不足為由,宣告被告人無罪;另一種“交待”方式是,在目前的證據狀態下也宣告被告人犯罪成立,鑒于“問題”不少,留有余地,判處“死緩”。
        但我想,若干年之后如果又冒出一個人來,查證當時是他殺了人,那時我們又如何向社會“交待”呢?如果又出現類似“佘祥林冤案”、“趙作海冤案”等等,那就更不好向社會甚至世界交待了——畢竟案件的證據沒有達到排除合理懷疑的程度,取證的程序缺乏法律上所要求的正當性。
        像這樣面臨無罪放人、有罪重判的選擇之時,我們的法官無疑要承受重大的壓力甚至社會政治責任。如何科學把握正當程序、證據效力與實體認定的關系,確實十分重要。我甚至認為,重大案件的依法裁判本身就是一次最生動、最現實的刑事法治理念傳播,也會對未來同類案件的處理帶來影響。
        此外,公共權力的行使一定要在正當的程序中才能獲得正義性基礎,設置公共權力的同時必定要設置相應的權力行使程序,沒有正當程序的設定就不應有公共權力的賦予。這兩者必須關聯起來,否則權力的行使必然會侵害到公民的合法權利。
        例如在同步錄音錄像有效監控之前,個別案件的嫌疑人被連續審訊幾十個小時,這其實就是一種變相肉刑。在這種情況下,也就難免出現“供認——翻供”的現象,我們需要發現破綻、仔細甄別和依法裁判。
        我們必須把犯罪的偵查、指控、審判納入法治的軌道,必須在刑事訴訟中充分尊重和保障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合法權利,反對有罪推定,嚴禁刑訊逼供,堅持非法證據予以排除。
      本頁地址:http://www.ssc984.cn/List.asp?C-1-5727.html

        侯昌林律師聯系方式

         電話:13176419589

        微信號:Hou13176419589

        郵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濟南市順河街銀座晶都國際2號樓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