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om2u9"></rp>
    <li id="om2u9"><object id="om2u9"></object></li>
    <button id="om2u9"><object id="om2u9"></object></button>
    <tbody id="om2u9"></tbody>
    <li id="om2u9"><acronym id="om2u9"></acronym></li>

    <th id="om2u9"></th>

      刑事聚焦

      溫馨提示

      侯昌林律師
         13176419589

         請專業的人做本人不擅長的事,往往事半功倍。當事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后,其親屬有能力的應盡力聘請專業刑事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1.聽信所謂的“能人”以“撈人”為誘餌詐騙你的錢財,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沒尊嚴。

                 2.聘請專業的刑事律師并在其幫助下依法維權、有效.....查看全部

        掃二維碼添加侯律師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師電子名片

      點擊排行

      煙臺民企在河南南陽被控合同詐騙罪(警方不當插手經濟糾紛案例)

      濟南刑事律師網摘】 關鍵詞:合同詐騙罪
        河南省南陽市,一起股權糾紛民事案件正在南陽中院審理,法院突然接到鎮平縣警方公函,說此案涉嫌合同詐騙,要求移送案件。
        案件移交后,警方立為合同詐騙案,涉事公司實際控制人美籍華人劉文的弟弟劉勇被抓,劉文之子劉某良被上網追逃。
        面對此案,山東警方則認為系民事糾紛,派員到河南與辦案警方協商,但溝通無果。截至2017年12月,公安部經偵局曾多次向河南省公安廳經偵總隊發出執法監督通知,對劉勇等人行為是否構成合同詐騙罪以及案件定性是否準確提出疑問,要求深入分析鎮平警方辦案過程中的執法問題并依法監督糾正。
        公安部的監督函,最終未能阻止詐騙案提起公訴。2018年8月,鎮平縣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劉勇及兩被告單位犯合同詐騙罪,且系共同犯罪,劉勇為從犯,獲刑5年。收到判決后,三被告人提起上訴。
        2019年5月14日,南陽中院二審對本案開庭審理,三被告人的辯護人堅持作無罪辯護。多位辯護人指出,各被告人均無詐騙動機,該案從一開始立案就不具備正當性和合法性。
        對此案,陳光中、江平、陳興良等民事、刑事權威法學專家經過仔細研究和論證,出具專家論證意見,認為此案系民事糾紛,不屬于刑事案件,公安插手介入顯屬不當。
        01  聯合受讓股權轉讓惹出風波
        糾紛源于一筆價值3000萬元的股權變更。這場糾紛中,共有3個主角,分別是:山東藍海恒創科技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藍?!保?、上海順天城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順天城”)、河南鎮平華新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鎮平華新”)。
        劉文,山東藍??偨浝?、實際控制人;劉勇,劉文胞弟,上海順天城股東、山東藍海副董事長。值得一提的是,劉勇的職務任免發生在山東藍海受讓上述糾紛股份之后,上海順天城由劉文全部出資設立。
        王哲,鎮平華新的法定代表人。
        根據劉文的說法,他在2010年左右通過朋友認識王哲,“幫他處理過幾個事情,他就認我做大哥,對我畢恭畢敬?!?/div>
        劉文稱,王哲曾多次到煙臺考察,并表示很想參與山東藍海在煙臺高新區的房地產項目,為此,劉文得知煙臺高新城投出讓45%股權的消息后,隨即通知王哲。據媒體報道,煙臺高新城市投資開發有限公司掛牌出讓其持有的山東藍海45%的股權,2016年3月10日,劉文指派弟弟劉勇以順天城公司和藍海恒創公司名義與河南鎮平華新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簽訂聯合受讓股權協議書,約定雙方以上海順天城公司名義參與競買股權,順天城公司出資1500萬占15%股權,華新科技公司出資3000萬占30%股權。
        按照協議約定,產權中心將股權變更到順天城名下一個月內,順天城將30%股權轉讓華新,發生費用由順天城承擔,若不能在一個月內轉讓給華新,順天城承擔30%即900萬違約金。
        02 修改章程:股權變更前的異樣
        2016年4月,上述45%股權受讓成功后,順天城開始多次通知鎮平華新辦理工商變更手續,但由于鎮平華新方面提出修改山東藍海的公司章程,且雙方沒有達成一致,導致股權變更登記未能如約實施。
        受劉文和公司派遣,劉勇具體負責藍海與華新的溝通工作。
        劉勇表示,“華新方面提了三點:1、將聯合受讓協議及補充協議內容寫進章程;2、董事會成員共5名,華新就要派3名;3、公司(藍海)所有決策須經董事會全票通過?!?/div>
        劉文回憶稱,“劉勇說,律師發現華新把章程中‘重大決策需經董事會三分之二通過’改成公司‘所有決策需經董事會全票通過方可實施’,如果這樣簽字蓋章,公司是無法正常經營下去的?!?/div>
        到了2017年1月,山東藍海為解決農民工工資問題,以三幢在建工程做抵押向銀行貸款5000萬元。貸款批準后,銀行又要求,以劉文個人信用和上海順天城在山東藍海的45%股權質押作為輔助條件。同年2月,上海順天城沒有通知鎮平華新,將45%股權辦理了質押,期限2017年1月10日至2022年1月9日。
        2017年1月23日,藍海收到華新18日發出的催告函,要求1月31日前將股權轉讓其名下,否則,以前所有協議無效,藍海和順天城歸還3000萬并支付900萬違約金。
        劉文表示,收到催告函后,藍海和順天城方面來不及辦理轉讓,加之1月26至2月3日系春節假期,行政部門也不上班。糾紛既然已產生,公司法律顧問給出的建議是“等著對方起訴”。
        03 警方介入:民事案件審理中要求法院移送
        2017年3月初,鎮平華新以上海順天城、山東藍海違約為由,向河南省南陽市中院提起股權糾紛訴訟,要求解除前述股權轉讓合同并返還相關股權費用及違約金。南陽中院派員到山東煙臺,查封了藍海公司所有的一幢價值1億元的辦公樓,定于2017年4月20日開庭審理。
        民事訴訟正在進行當中,鎮平華新向鎮平縣公安局報案。
        2017年4月,鎮平縣公安局經偵部門到煙臺調查。
        2017年6月,鎮平警方向南陽中院發函要求移送案件,南陽中院收到函件后,下達了中止審理民事案件的裁定書。
        2017年7月3日,鎮平警方于受理此案。
        2017年7月7日,鎮平警方正式立案。
        值得關注的是,根據河南省公安立案標準,標的3000萬元的案件,根本就不屬于一個縣級公安機關受理范疇。
        2017年8月8日,鎮平警方報請對劉勇進行網上追逃。3天后,劉勇在律師陪同下,前往河南省公安廳反映案件存在的問題,律師提交了書面異議書。但劉勇的追逃仍被批準,一個月后,他在煙臺南站被截,后移交給鎮平警方。
        山東藍海方面介紹,對于鎮平警方定性案件為合同詐騙,公司曾向山東煙臺警方求助,煙臺警方也認為本案系民事糾紛,通過山東省公安廳向公安部匯報后,派員到南陽與辦案警方商談,但溝通無果。
        在此期間,山東藍海方面請求公安部對本案執法發起監督。
        2017年12月,公安部經偵局再次向河南省公安廳經偵總隊發出執法監督通知,對劉勇等人的行為是否構成合同詐騙罪以及案件定性是否準確提出疑問,要求深入分析鎮平警方辦案過程中的執法問題并依法監督糾正。
        但是,鎮平縣檢察院仍然對劉勇予以批捕。
        2018年2月,這起合同詐騙案被訴至鎮平縣法院,劉勇和山東藍海、上海順天城均為被告人,劉勇為從犯。劉文在美國不敢貿然回國。
        04 權威法學家:民事糾紛,公安介入屬不當
        劉文在香港接受上海順天城的辯護人律師調查時說,他本人和公司均無詐騙動機,本案跟其弟劉勇更是沒有關系,“劉勇是上海順天城成為藍海股東以后才正式到藍海工作的。順天城成為藍海股東前,劉勇在藍海就是個打雜的,幫我跑跑腿而已,連個具體職務都沒有?!?/div>
        針對鎮平華新與上海順天城、山東藍海之糾紛屬于股權轉讓糾紛還是合同詐騙,2017年11月,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陳光中、江平,北京大學教授陳興良,清華大學教授張明楷、張建偉等國內權威法學專家進行研討,并出具論證意見。
        上述專家指出,順天城未經華新同意將代持的30%股權質押,目的是為藍海的建筑工程順利施工,并非劉文、劉勇和順天城個人目的。況且,除股權質押外,藍海的貸款還有在建工程及土地抵押以及劉文個人的信用做擔保,擔保資產遠遠大于貸款數額,即使藍海不能按時償還貸款,也不必然導致以順天城的質押股權償還貸款。因此,順天城未通知鎮平華新質押股權的做法雖然損害華新的民事權利,但不會造成該股權的流失,顯然不屬于專門針對華新的詐騙行為。
        上述專家一致認為,本案屬于民事糾紛,不屬于刑事案件,以涉嫌合同詐騙為理由啟動偵查并采取刑事強制措施,顯屬不當。
        但在一審中,上述專家意見未被法院采納。2018年8月,鎮平縣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劉勇及兩被告單位犯合同詐騙罪,且系共同犯罪,劉勇為從犯,獲刑5年,并處罰金50萬元,兩被告單位山東藍海、上海順天城各處罰金300萬元。
        2019年1月,三被告均提起上訴。
        05 被模糊處理的受案經過
        2019年5月14日,南陽中院二審開庭審理此案。
        庭審中,劉勇沒有認罪:“我不是什么高管。副董事長就是掛個名。我就是跑腿的。就是在劉文不在的時候,替他去政府咨詢政策?!眲⒂路Q,其去鎮平代表順天城簽訂協議,聯合股權受讓協議及補充協議均是王哲及華新方面提供的,其在貸款申請和質押股權的文件上簽字,則是為了藍海公司利益而非個人利益。
        二審法庭上,三被告的辯護人堅持作無罪辯護。
        劉勇的辯護律師表示,一審法院對本案的全案定性錯誤,對事實的描述錯誤。首先,本案中,各被告人無詐騙動機,三個公司簽訂的聯合受讓協議系三方真實意思表示,正是民事上的概念。與刑法224條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完全不同,被告均無詐騙的故意;其二,股權質押不必然導致案件性質的變化,華新發出催告函后,藍海將股權質押導致案件性質的變化。股權質押只是貸款擔保的補充,該補充系銀行之后提出,而不是藍海在事先預謀好的。而且質押只是暫時不能變更,并不必然導致股權滅失;第三,改章程只是雙方間的協商和產生分歧,而不是被告方故意拖延時間。證明本案只是民事糾紛;第四,等著華新訴訟不是被告隱瞞真相和拖延時間,而是處分自己的民事權利。
        楊律師認為,劉勇沒有犯罪故意,也未在股權質押的過程中得利,其只是公司的普通員工,雖然是上海順天城的股東,但沒有分紅或其他得利,也不屬于經營管理人員,只是收到指派,不能作為直接責任人。
        山東藍海的辯護律師表示,5000萬元的貸款擔保系在建工程,價值約1.5億元,擔保價值遠超貸款金額,股權質押系銀行提出,僅是補充手段,不可能對股權產生滅失的風險。此外,藍海已經還清貸款,具有償還能力,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45%股權質押已經于2018年7月解除,藍海只是股權轉讓的目標公司,只是協助辦理。藍海也未虛構事實和隱瞞真相,也沒有使華新公司產生錯誤認識的行為。
        上海順天城的辯護律師指出,本案從一開始立案就不具備正當性和合法性?!?017年4月1日,鎮平經偵即以‘20170331劉文合同詐騙案’為由開具多份《證據調取通知書》,而事實上此案并不存在。在之后的案卷中也沒有此案的受案和立案材料,此行為涉及虛構案件,私自立案?!?/div>
        值得注意的是,鎮平警方在訴訟文書中對立案經過作了模糊處理。
        鎮平公安局經偵大隊2017年7月3日的受案登記表則顯示,華新方面于2017年3月30日報案,該大隊查證發現華新已將該案訴至南陽中院,隨后建議法院判決結果出來后再做處理,“2017年7月3日,我局接到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中止審理該案的裁定,華新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再次來我大隊要求立案查處?!倍景妇碜陲@示,南陽中院中止審理民事案件的裁定文書稱:該院在審理過程中,鎮平公安局于2017年6月14日致函該院,認為本案涉嫌合同詐騙,請求將本案中止審理并移交案件。
        辯護律師認為:“本案系一起典型的經濟糾紛,民事訴訟足以實現其權益,不存在嚴重的社會危害性和必須國家公權力動用刑事手段來保護其財產權益的必要性。如果原判得到維持,必然造成冤假錯案?!?/div> 本頁地址:http://www.ssc984.cn/List.asp?C-1-5726.html

        侯昌林律師聯系方式

         電話:13176419589

        微信號:Hou13176419589

        郵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濟南市順河街銀座晶都國際2號樓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