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om2u9"></rp>
    <li id="om2u9"><object id="om2u9"></object></li>
    <button id="om2u9"><object id="om2u9"></object></button>
    <tbody id="om2u9"></tbody>
    <li id="om2u9"><acronym id="om2u9"></acronym></li>

    <th id="om2u9"></th>

      刑事聚焦

      溫馨提示

      侯昌林律師
         13176419589

         請專業的人做本人不擅長的事,往往事半功倍。當事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后,其親屬有能力的應盡力聘請專業刑事律師提供法律幫助。

          1.聽信所謂的“能人”以“撈人”為誘餌詐騙你的錢財,只能把你心情搞得更糟,在人面前更沒尊嚴。

                 2.聘請專業的刑事律師并在其幫助下依法維權、有效.....查看全部

        掃二維碼添加侯律師為微信好友

        Hou13176419589

      侯昌林律師電子名片

      點擊排行

      云南一青年故意殺人殲八名村官后稱為民除害

      濟南刑事律師網摘】 關鍵詞:暴力維權,故意殺人罪,為民除害
                 2011年8月28日,云南省曲靖市陸良縣三岔河鎮小羅依村一名叫段飛的青年男子殘忍的殺害了村委會的八名村官,警察聞訊感到時,八名受害人已經死去多時,警方立即對犯罪嫌疑人進行逮捕。當記者趕到時正好看到犯罪嫌疑人被逮捕是的情形。該年輕男子名叫段飛,26歲,當地人,當被警方逮捕時,該男子一臉淡然,很平靜,甚至還帶著淡淡的笑容,周圍有很多群眾,與其說是圍觀,還不如說是送行,我們可以很清楚的聽到這樣的聲音:“阿飛,你放心,我們大家一定幫你照顧好你的家人”,“這幾個蛀蟲終于死了,死的好啊”,“多好的一個娃啊,可惜了”……還有很多類似的聲音,可就是沒有聽到“殺人惡魔”這個聲音,對此,警方感到很詫異,為此對該男子進行了深入采訪?! ?nbsp;
                記者問道:“你為什么要殺人?”   
                該男子答 :“他們該死,既然政府不收拾他們,那我們老百姓就用自己的方法解決” 
                記者問道:“為什么說他們該死呢?每個人都有生存的權利,你這樣做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  
                該男子答:“我也知道這是犯法的?!?nbsp; 
                記者問道:“那你為什么還要這樣做?”  
            該男子答:“我患了絕癥,”記者震驚“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我想。還不如在死之前為咱們鄉親做點事情,除去這幾個貪官,敗類,蛀蟲,也為了能引起上面的注意,多看看我們農民,我們這些窮人,生活在怎樣一個環境里,讓他們知道我們的狀況,換我們一個朗朗乾坤?!?nbsp;
                記者問道:“為什么說他們是貪官,是蛀蟲?” 
                該男子答:“說他們事蛀蟲還有些抬舉他們,我說過,他們該死,政府不收拾他們,我來干掉他們。他們做的事,在村子里面弄得民怨沸騰,人神共憤。就拿前一久的事來說吧,他們要賣村里面的的老學校,群眾們都不讓買,要留著村里搞娛樂活動用,公用,為此雙方起了爭執,張萬生那天差點就被一斧頭劈死了,鬧得不可開交,沒賣成,可過了幾天,消息傳出來,學校已經被他們私自賣了,背著老百姓,背著全村村民黑賣的,學校至少值60萬,可是聽說他們只賣了30萬,還有六月份承包石礦場,五年期的,每年12萬,一共60萬,進兩月收入90萬元,可是,現在只有區區15萬了,那么錢呢,那些錢用到什么地方去了,鬼知道” 
              “還有,段書文連任了3屆村長,還有主任,上次承包采石場,用了見不得人的手段,才以8萬一年的承包價承包了5年,好,那么,那40萬呢?天知道被用在什么地方去了,還有兩個月到期,所以他大量地用公款去他的采石場拉碎石來填路,把路都填了走不成,好從公款里面撈油水” 
            “去年不是換屆選舉嗎,原本群眾是要聯合起來敢他們下臺的,可是沒機會,你知道為什么沒機會嗎?因為等大家知道時,已經選好了,黑選的,原來是這樣的,李長林,段書文,張萬生,段繼華,曹石華,梁少坤等人指定幾個他們的親信為什么所謂的代表戶,村官由所謂的代表戶推選,就這樣選好了,當村名知道時已經晚了,私自選舉,這個好像是犯法的吧” 
          “我們村自己有一個龍潭,鄉親們吃了幾十年自來水的水不要錢的,可是從兩年前開始,變成定時用水,每天只有4個小時有水,前幾天他們說是要安水表,以后吃水要出錢,大家這是才知道,原來,龍潭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他們賣了,賣了多少錢,這些錢用到什么地方去了,這些,村民一概不知” 
            “我們那里有一個水泥廠,建廠的時候和我們村雙方協調的意見是:每年補貼每人電費100元,水費100元,黏土費200元,污染費400元,共計每人每年800元,全村人口600人,每年全村補貼480000元,,可是村名們已經有六年沒有拿過這個錢了,六年,共計288萬元,這些錢呢,用到哪去了,天知道,地知道,還有那幾個蛀蟲知道” 
                記者又問: “那你們為什么不去檢舉,要做這種犯罪的事情?” 
                該男子回答:“怎么會沒有去舉報呢,可是人家市里有人,聽說官還是有點大,群眾們的反映意見被壓下來了,前年群眾們寫好了舉報材料,到鎮上,縣上,市里,一級一級的檢舉,不知道蛀蟲們是怎么得到的消息,開著車一路的跟著追,終于在群眾們去省里的路上追到了,不知道是用社么卑鄙的手段硬是把群眾們帶回來了,后來縣里面來了4個人,當著群眾為蛀蟲們辯白,而且還把檢舉材料復印成冊,公布檢舉材料,之后群眾們有進行了幾次上訪,可是,一點音訊都沒有” 
             記者問道:“那你這樣做后不后悔,你這樣做,有沒有為你的家人考慮過”
            “做這件事我從來都沒有后悔過,我有的只是恨,我恨這個該死的水泥廠,我想,如果沒有這個水泥廠的話,我就不會得肺癌了,我還年輕,我還有大好的前程,可是當得知我已經是肺癌晚期時,什么都晚了,你知道嗎,這個水泥廠污染有多大,我們村由呼吸道引發的疾病病發率達到百分之八十以上。那天我知道自己已經是肺癌晚期,我真的是心灰意冷,可是我想我又不能就這樣白死了,從那天起我就開始想著做這件事了,我賣了一把非常鋒利的砍刀,又買了四五種劇毒,我把刀浸在劇毒里面粹煉,那天他們正在開會,我沖了進去,把門關起來,一通亂砍,終于把這些蛀蟲全部解決了,我也算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了,為民除害了,沒白死,希望鄉親們能在下任村官的帶領下過上好日子吧” 
                很難想象,在一個人口百余戶的小村莊,竟然隱藏了這么多驚天黑幕,導致了這樣一幕慘案,繼**文案之后,這一幕再次上演。這還僅僅只是一個小村莊,那么一個縣,一個省,甚至是全國呢,還隱藏著多少這樣的驚天黑幕呢,難道我們的政府,就沒有什么感想,這樣血的教訓還要發生多少才能讓我們醒悟。**文,段飛,或者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或者是人民的英雄,我們暫且不說,可是他們的殺人動機,是什么造成這一幕的,難道不值得我們深思?不值得我們的政府重視?
      本頁地址:http://www.ssc984.cn/List.asp?C-1-316.html

        侯昌林律師聯系方式

         電話:13176419589

        微信號:Hou13176419589

        郵箱:13176419589@163.com

        地址:濟南市順河街銀座晶都國際2號樓507室

      Copyright ? 2011-2022 侯昌林律師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